本報記者 劉芳《中國青年報》(2015年01月11日03版)
  柴火創客空間里的創意項目。
  “我提前半個小時才知道來視察的領導是李克強總理,真是太興奮了!”1月6日,當中國青年報記者見到“柴火創客空間”的管理員李歐亞時,他還沉浸在喜悅之中。1月4日,李克強總理來到深圳華僑城,與“柴火創客空間”的小伙伴們共話創新創意。“這不僅是對柴火創客空間的肯定,也是對眾多年輕創客的肯定”。
  華僑城創意文化園在2012年設立了一個新的區域——創意迴廊,面向前店後坊式的創意品牌類企業敞開大門。當時“創客”還是一個對普通百姓來說很陌生的概念。之所以在這樣的黃金地段開設創新創意店鋪,華僑城創意園文化發展有限公司副總經理張含說,作為央企應該為社會大眾創新創意提供空間,柴火創客在創客領域內的出色表現,和其自身所具有的公益性質,是創意文化園青睞他們入駐的重要原因。
  “華僑城應該是深圳文化氣息最濃的地方,這裡聚集了一批設計師,可以加入到創客跨界交流中來。”作為深圳首家創客空間“柴火”的創始人,潘昊很欣喜華僑城為“創客”年輕人提供了這樣一個創新創意平臺,並把這把“柴火”燒得越來越旺。
  令他們沒想到的是,2015年新年來臨的第一個工作日,李克強總理置身華僑城“柴火創客空間”,和這些年輕、新銳的創業小伙伴面對面,在中國的最南端開啟了一次“創客”頭腦風暴。
  在創客空間,李克強總理饒有興緻地問:創客是什麼?
  潘昊對總理解釋說:創客是來自民間的科技創新者,在柴火,創客們是利用8小時之外的業餘時間進行開放交流、創新協作。
  在國外,創客運動已蔚然成風。正是在深圳柴火創客空間,潘昊見證了中國本土創客空間的成長。“傳統公司搞研發是先找一幫人做市場調研、做實驗,開發以後再做推廣,是一個自上而下的過程。而創客把創新這個事情變得顆粒度更低,也更可逆化。比如我是個創客,我會開放自己的成果,你可以用我的‘車輪’做你的‘車子’,你也把自己的成果開放出來。這樣就去除了創新個體之間的隔閡,相互之間進行資源配置,讓創新整體效率變得更高。”潘昊說。
  這種自下而上自發的創新讓潘昊看到了另一種可能,他創辦了“為創客服務”的矽遞科技(Seeed Studio)。目前,矽遞科技已為全世界5萬多創客和發明家提供了傳感器、控制、通信等超過700種開源硬件模塊。
  潘昊認為,當下中國“創客”創意和實踐土壤正在形成,他對去年召開的首屆世界互聯網大會印象深刻。當時,李克強總理提出——互聯網是大眾創業、萬眾創新的新工具。只要“一機在手”、“人在線上”,實現“電腦+人腦”的融合,就可以通過“創客”、“眾籌”、“眾包”等方式獲取大量知識信息,對接眾多創業投資,引爆無限創意創造。
  UFactory機械臂前,李克強總理停下腳步問:這個製造由誰提供?一旁的深圳市長許勤介紹seeed盈利模式是:創客們有想法,Seeed提供硬件模塊和服務。
  總理繼續問:創客出主意,Seeed提供食材?潘昊點頭稱:對,我們大部分的顧客都在海外,他們有想法,但國外沒有這樣的供應鏈。在深圳,你只需要開車一個小時,就可以找到相對應的工廠。
  潘昊以Clock THREEjr為例做起了講解:比如說這是一個用單詞來表示時間的鐘,時間顯示It’s five to three,也就是2點55分。這都是一些小創意,有生活的樂趣,創客就是把設計和科技融合在一起的一群人。“不需要像喬布斯擁有一個很大的公司才能做這個事情,每一個人,每一個平凡的人,都可以用這些開源的技術,去解決身邊的問題”。
  李克強總理聽了,高興地為他們點贊道:眾人合在一起,智慧就不是一星半點了。眾人拾柴火焰高啊!
  F.Pet是一個代步車,創客宋文輝是這個代步車的發明者,當時他自己正在運動康復期,需要一個代步車出行,但市面上沒有,就想自己做一個。“沒想到一口氣做了5年”,正是這種“無知者無畏”,讓他沒有了思維瓶頸,真的把創意變成了現實。
  向總理介紹自己的產品時,宋文輝有點緊張,總理鼓勵他說:這些創新小公司可以做得到,推動著大公司創新。“全民創新,萬眾創業,深圳能不能起一個表率作用!”他建議大型科研機構不要閉門造車,學習民間創新,聆聽市場需求。
  在現場,總理興緻勃勃體驗了創客團隊的作品。在造物吧,工作人員講解起如何為青少年提供低門檻的產品服務,讓大眾從對創客的概念認知到大眾創新的轉化,李克強總理連贊5個好!潘昊發出邀請“希望總理成為柴火的名譽會員”,李克強總理高興地回應說,“好,我再為你們添把柴!讓更多的人可以創業,從創客變成創族。”
  2015開局之年,這位大國總理成為了柴火創客空間第一位新入會會員。  (原標題:大國總理為“創客”小伙伴點贊)
創作者介紹

倫敦遊學-自助家遊學網

hw28hwxpi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